筆下文學 > 我跟天庭搶紅包 > 新世界篇794 歸一劍的真面目

新世界篇794 歸一劍的真面目

    午夜。
  
      蕭離不知道什么時候迷迷糊糊睡著了。
  
      而地上的黑祖也睡的鼾聲大作。
  
      時間悄無聲息的流逝著。
  
      某一刻,躺在床上的蕭離突然迷迷糊糊的爬起來,嘴里輕輕囈語著,四處看了一眼后,懶洋洋的從床上下來,接著拱進了黑祖的懷里。
  
      黑祖的鼾聲突然停了。
  
      過了一會,蕭離的鼾聲響了起來。
  
      黑暗中,黑祖的眸子晶瑩閃亮,伸出雙手輕輕擁摟著睡的柔軟香甜的蕭離,臉上都是滿足的神色。
  
      ……
  
      翌日。
  
      天剛蒙蒙亮。
  
      房間里驟然傳出一陣尖叫聲。
  
      “啊啊啊啊啊啊,死黑仔,你怎么會……咦?我怎么會跑到地上來了?”
  
      “震死我了。阿離,是你自己下來的。”
  
      “我……”
  
      “阿離,摟著你睡覺真舒服。”
  
      “你去死吧。”
  
      咣當一聲響。
  
      蕭離從房間里沖了出來,頭也不回的跑出去了。
  
      ……
  
      上午,兩個人草草吃了頓飯。
  
      接著又遠離了創世大廈一段距離,來到了魔都的外灘附近。
  
      蕭離再次施展起妙手空空的絕技,也不知道摸了誰的錢包,里面竟然還有一張二十多萬的現金支票,外加五千元現金。
  
      蕭離樂壞了。
  
      跑到銀行兌換了支票,把現金都收起來。
  
      接著兩個人在外灘晃悠了一整天,晚上終于找了一家高檔賓館住下了。
  
      一直沒解開歸一劍的秘密,他們就只能在城市里浪蕩。
  
      幸好有吃有喝有睡。
  
      兩個人又是玩伴。
  
      就這樣,他們在這個詭異的地球上,慢慢熬了半個多月。
  
      每天白天研究歸一劍和古書,晚上兩個人膩膩歪歪的躲在一個房間里,要么看看電影,要么玩玩游戲。
  
      莫名其妙的情感就這樣一點點的牢不可破了。
  
      除了最后那一步,基本上羞羞的事都被黑祖給做完了。
  
      ……
  
      這一天夜里。
  
      蕭離又迷迷糊糊的從床上下來,鉆進了黑祖的懷里。
  
      只不過,之后的房間里就變安靜了。
  
      兩個人都沒再睡著。
  
      都很精神。
  
      仿佛約定俗成一樣,似乎都知道這個夜晚代表著什么?
  
      黑祖的膽子大了。
  
      蕭離的臉蛋紅了。
  
      所有的一切,就那么自然的發生了。
  
      ……
  
      ……
  
      第二天。
  
      蕭離羞的縮在床上被子里不出來。
  
      而黑祖仿佛立地成佛一樣,變成了一個成熟的男人。
  
      一早上就跑出去,又是買早點,又是買鮮花。
  
      兩個人在賓館里度過了一個帶有儀式感的早上。
  
      成了小女人的蕭離愈發的嫵媚驚人,身上原本的那點野性和彪悍,徹底轉化成了性感和妖嬈。
  
      一切都變得非常美好。
  
      唯一讓蕭離不爽的是,她的身體變成了普通人的身體。
  
      所以經過了初夜,身體難受的要命。
  
      每次一見到黑祖急不可耐的眼神,她都嚇得尖叫不停,勒令黑祖不可以在短期內再碰她。
  
      唉,普通人的身體好脆弱啊。
  
      下午。
  
      黑祖一個人出去買吃的了。
  
      蕭離盤膝坐在床上,雙手端詳著歸一劍,默默打量著劍身上的每一寸位置。
  
      看著看著,突然愣了一下。
  
      為什么這把劍會叫做歸一劍呢?
  
      它也沒名字啊。
  
      乍一看,眼前的歸一劍就跟道具似的。
  
      蕭離猛然間心中一動,喃喃自語:“要不,我給它寫個名字上去?”
  
      念頭一起,體內立生異變。
  
      她的纖纖素手不自覺的抬起,在虛空中劃出‘歸一’兩個方塊字來,接著慢慢將字體壓向劍身。
  
      呼!
  
      周圍起風了。
  
      賓館房間里卷起一陣狂風,環繞著她和那柄劍。
  
      當‘歸一’兩個字越來越靠近劍身時,那種狂暴的斥力和周圍的疾風就越強猛,已經將房間里所有的一切攪了個亂七八糟。
  
      唰!
  
      當兩個字印在劍身上的一剎那,歸一劍豪光四射。
  
      一股沖天的劍氣直破蒼穹。
  
      轟隆!
  
      巨大的沖擊波震的賓館房間支離破碎,甚至把整扇窗戶都吹飛了出去。
  
      蕭離一臉震驚的握著長劍。
  
      那把劍,已經變了。
  
      變的蒼涼古樸,變得恢弘磅礴。
  
      劍身銀亮,內里隱隱有字符流動。
  
      劍柄形狀發生改變,開始自動改造成符合蕭離的小手形狀。
  
      突然,外面沖進來一道身影。
  
      “阿離。”
  
      是黑祖回來了。
  
      他急的滿頭大汗,渾身都是傷痕。
  
      蕭離一愣,驚道:“黑仔,你怎么搞的?”
  
      “阿離,我還問你呢,怎么搞的?這棟大樓里的人,都變成紙人了。我剛回來,就被幾個紙人圍攻。”
  
      “紙人?”
  
      蕭離心中一震,連忙爬了起來。
  
      就在這時,整個樓層的房間陸陸續續打開房門,從里面走出一個個紙人,生的千奇百怪,穿著各色衣服。
  
      是原本住在賓館里的人。
  
      他們真的變成紙人了。
  
      一定是跟歸一劍有關系。
  
      蕭離一把將黑祖拽到身后,看著那些紙人低聲道:“黑仔,歸一劍解禁了。它是真正的圣物,但是我們還得找到離開這里的方法。否則,以現在的身體根本沒辦法發揮歸一劍真正的威力啊。”
  
      “阿離,我們先離開這里再想辦法。”
  
      “嗯,你跟在我身后。”
  
      “開什么玩笑,你昨晚才……怎么方便。把劍給我,我來開道。”
  
      黑祖一把搶過歸一劍。
  
      可讓人沒想到的是,當他拿著歸一劍的時候,那把劍立馬又恢復成了破爛玩具,而且外面那些慢慢聚攏過來的人又變成了普通人。
  
      他們一個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一臉莫名其妙。
  
      蕭離眼神一亮。
  
      跟黑祖互相對視了一眼。
  
      好神奇的變化。
  
      為什么蕭離一拿起歸一劍,當劍恢復成圣物時,這個世界就變成了紙人的世界呢?
  
      那些紙人還會攻擊兩個人。
  
      想來想去都只有一個解釋,就是這個世界根本就是假的,是個創造出來的虛擬幻境的世界。
  
      而且幻境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隱藏歸一劍。
  
      所以一旦激活歸一劍,世界立刻殺戮成群。
  
      可一旦恢復成普通玩具,世界又回到幻境之中。
  
      蕭離咯咯笑:“有意思了。這種設定倒也不錯。黑仔,你先拿著歸一劍吧,我們趕緊離開這里。然后想辦法找到破開幻境的陣眼所在。”
  
      “好,阿離,咱們走。”
  
      兩個人手拉著手,大搖大擺的走出了賓館。
  
      而賓館里的所有人卻還處在一種混沌狀態中,渾然不知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十大外围投注平台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