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交錯年輪 > 十 拐點 下

  回家的路上兩個人安靜的并排走著,嘉偉鼓動了好幾次嗓子可是一到嘴邊酒吧把話放了回去,夢涵直勾勾的走著卻也什么話不說。嘉偉在多次嘗試后終于狠下心來說了一個仿佛蚊子般的聲音:“對不起。”如果不是周圍很安靜,這聲音怕是誰也聽不見。
  夢涵終于緩了緩腳步但表情還是板的很平說:“為什么要說對不起。”
  嘉偉低下頭不敢看向夢涵,說:“你對我那么好,我以前還對你說那么過分的話,我真的抱歉。”
  夢涵不由挑了挑眉毛,聲音略帶戲謔地說:“我對你不好,你就可以說這么過分的話了么?”
  嘉偉猛然抬起頭看見那雙如星辰般大大的眼睛認真的打量著自己,嘉偉突然無比認真的注視著夢涵的眼睛說:“我永遠不該那么對你說話,對不起。”
  夢涵看了看嘉偉的眼睛,深邃的如深淵,但是她能感受到嘉偉說這句話真的很認真,用指尖把鬢角縷到耳后,說:“那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當初為什么要說那些話么?”
  嘉偉感覺自己的臉微微發紅,不自覺地撓了撓頭說:“我當時理了個光頭,我看你笑的那么開心,以為你也像其他人那樣取笑我。”
  女孩聽后一愣,不由噗嗤地一笑,正了正自己的表情:“你現在也這么想嗎?”
  嘉偉搖了搖頭,說:“其實過后我就想只是我當時的樣子確實好笑,但是你并沒什么別的意思,其實我很早就想和你說對不起,只是.......”
  夢涵嘆了口氣,說:“朋友之間,不是該多一點信任么?”
  嘉偉急忙點頭道:“是,我保證我之后再也不會那樣了,所以我們還是朋友嗎?”
  夢涵說:“恩,我一直覺得是,只是一直不明白你怎么會突然那樣對我,其實我一直以為咱們的友誼很牢靠,但是如果再有下次你說對不起我們可能也不會是朋友了。”
  嘉偉急忙點頭,說:“我保證再也不會了。”
  之后他倆的氛圍仿佛又回到了半個月前,夢涵一邊叮囑著嘉偉回去要做的任務,一邊還吐槽著嘉偉又開始荒廢學業。嘉偉在旁邊就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時而回答兩句,時而默默點頭。
  直到走到一個樓前,夢涵停了下來,說:“我家就在前面,今天還沒說搭檔的事呢,不過這會我得回家了,明天見面說吧。”
  嘉偉愣了愣,這么快就到了嗎。急忙說:“那我明天早上可以過來和你一起上學順便討論。”說罷,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有點突兀。
  夢涵露出遲疑的表情,說:“這樣不大好吧,明天去學校說吧。”
  嘉偉不自覺地撅起了嘴,夢涵看見心中不覺好笑,想了想說:“我明早七點在這里,不見你我就直接去去學校了。”
  嘉偉的臉上仿佛瞬間煥發了神采,連忙說:“那就這么定了。”
  夢涵看著面前這個如小孩子般的男孩,不由露出一個不易察覺的微笑,點了點頭:“那明天見。”
  “明天見。”
  女孩轉身向前面的樓走去,如果她此時回頭一定會發現那個男孩一直站在原地目送她離開,只到看不見她為止。
  昏黃的燈光照在嘉偉的臉上,如果此時有鏡子的話嘉偉一定會發現自己露出一個像傻子般的微笑,發呆過后嘉偉拿出課本完成今天的作業,不知是錯覺還是什么嘉偉覺得今天的思路比以往都要清晰,甚至覺得自己體內的有用不完的精力,就連門外那聲音嘈雜的電視聲音都可以無視了,就連筆在紙上磨出沙沙的聲音都加快了頻率,偶爾的男孩會露出微皺的眉頭,隨即又會露出一個和煦的傻笑,繼續用筆寫著什么。雖然入秋的夜有點冷,但是男孩卻覺得今天很暖和。
  清晨的風有點冷,嘉偉微微拉緊了自己的外套,將自己好好包裹起來,不過早起的自己卻覺得今天精神很好。六點五十,平時這個點自己還在睡覺,之前即使每天都是卡著校門關閉的那一刻進校門,依然覺得自己困得張不開眼睛。
  這反常的行為甚至讓媽媽吃驚,不過對于嘉偉早去學校,母親只是露出欣慰的笑容,沒說什么,即使男人在一旁吵吵鬧鬧,母親也只是叮囑了下嘉偉注意保暖,好好學習的話語。其實嘉偉也并未在意,只是匆匆吃了點早餐,就趕去那個約定的地點。
  估摸著自己從家到這里的距離,嘉偉相信自己至少比約定早十分鐘。嘉偉看了看周圍的人群,才發現原來這么早就已經有很多人在外面了,一個賣豆腐腦的小哥正在手腳麻利的把早餐呈給客人,旁邊的媳婦嚷著讓他把自己做好的雞蛋灌餅遞給客人。旁邊一個梳著大背頭,穿了襯衫皮鞋的男人擦了擦嘴就在桌子上放了錢,對老板喊道:“錢給你放這了。”小哥立馬露出一個微笑說:“好勒,哥,慢走。”
  另一個老奶奶拉著菜籃,上面裝滿了從早市買回來的菜,旁邊一個嘴里還叼著包子的年輕人,不經意把老太太的菜籃撞了一下,老太太低聲咒罵了一句,年輕人卻頭也沒回的繼續往前走。
  突然聽見一個小朋友哭哭啼啼的樣子,嘉偉轉頭望去,看見那個小孩似乎一邊撒嬌一邊哭鬧地訴說自己不想去幼兒園。而他的媽媽,摸了摸他的頭,一邊鼓勵他是男子漢要獨立,一邊說著幼兒園多么多么有趣。
  原來世界還有這么不一樣的場景。
  突然,嘉偉停止了觀看這些,因為他聞到一股淡淡的體香,這種氣味很淡,但是嘉偉知道是夢涵。轉頭過去果然看見女孩露出好看的笑容,如初春的陽光,溫暖但不熱烈。女孩說:“你還真起得來,平時不都是卡點才來班里的么。”。
  嘉偉不由也露出多年難見的笑容說:“跟你說好的么。”
  女孩看了看嘉偉的眼睛,眨了眨眼睛說:“那我們上學去吧。”
十大外围投注平台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