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血靈王座 > 276章:多情之緣

276章:多情之緣

    冬夜無月,幽冷肆虐。燈火燼滅萬籟無聲,這樣的時節,摟著愛人捂進被窩最好不過。
  
      司權走至床邊一頭栽進床褥,蒙滅鳥無色無味的迷煙實在使人防不勝防。來人沒有任何掩飾面目的打算:黑色衣裙,墨色雙唇,眼瞼暗影,宛如一朵詭異黑蓮,正是多次暗殺司權的云星月。
  
      兩次被人打斷,終于可以為所欲為一番,云星月忍不住心中快意。走近床邊不放心地推了幾下,司權果然沒有反應。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啊!”
  
      云星月小手拂過司權臉龐,口中喃喃自語。突然彎下腰肢,不忍心地吻上男人嘴唇,而一只手上,裝著血毒鯢的瓶子已經打開。
  
      纖蔥玉指輕盈起舞,血毒鯢得到命令騰空跳下,只要它接觸司權體膚,便能迅速鉆入血管,然后司權必死無疑。
  
      可惜,意外再次發生,血毒鯢還沒落地,清脆細響聲中被石子打飛。
  
      “站住”
  
      云星月大驚失色剛想逃竄,已經有人攔到面前。
  
      “果然是你”
  
      “你知道?”
  
      云星月暗瞼冷凝,看著面前有著驚世容顏的女人,眼中是不加掩蓋的嫉妒。
  
      “從宛丘澤一直跟到這里,說吧,他跟你有什么仇?”
  
      上官清寒早察覺有人跟蹤,讓人一查結果出乎意料,竟然是洛水夫人的養女。
  
      “哼!仇?要說到仇,是你跟我有仇才對。”
  
      “我不認識你”
  
      “呵,不認識我就可以搶走本該屬于我的東西嗎?”
  
      看云星月似乎要發瘋的樣子,上官清寒也是一頭霧水:從小到大,自己有搶過東西嗎?
  
      “看在你干娘的份上我可以饒你一命,走吧,趁我改變主意之前。”
  
      “不用假惺惺可憐,你也不是好人。”
  
      “你中毒了?”
  
      上官清寒還在莫名其妙,細看看對方皮膚都滲入黑色,完全是病入膏肓樣子。
  
      “還不是拜你所賜!”
  
      “我沒有多余耐心,要是你有充分理由,說不定我可以救你一命。”
  
      上官清寒終歸心軟,若是因為自己緣故害死這么一位美麗的姑娘,她也有些不忍。
  
      “你真愿意?”
  
      云星月突然兩眼明亮起來,只要上官清寒點頭,事情完全可以美滿
  
      解決。
  
      “說吧!”
  
      “好”
  
      云星月沒有隱瞞,事情原委,還要從巴比倫說起。巴比倫處于坎州東北,與艮州接壤,跟天清宗總部,只隔著一片山海。
  
      年初時候,司權闖入巴比倫,遇到柳謙玉作亂,拯救了巴比倫,也救過一名叫巴倫徽音的女孩。這名女孩芳心暗許,給司權下了情蠱,只是沒想到司權拒絕了女孩,還趁夜跑掉,接下來的事,上官清寒也就知道了。
  
      說起情蠱,那可是巴比倫人自傲的一種蠱,千百年來代代相傳,被他們培育成了幾乎是最厲害的一種蠱,倘若其余蠱遇見,不趕緊逃跑就要被吞噬,這也是司權不怕其他蠱蟲的原因。
  
      情蠱的培養方式很特別,一般巴比倫的女孩出生時,母親都會在她們身體里中下蠱種,女孩需要用最純凈的心血培養。情蠱隨女孩成長,等到了女孩出嫁之時,就可以將情蠱移植到男人體內,保證男人永遠對自己不變心。但情蠱也是有弊的,要是兩人不能及時圓房都會雙雙斃命,要是女孩失貞于他人,女孩也會死亡。
  
      當日,司權跑掉,幸得上官清寒解毒,巴倫徽音卻痛不欲生。離開巴比倫想找回司權,卻毫無頭緒,時日無多時候暈倒荒山,僥幸被洛水夫人救回,收做干女兒,改名云星月,傳授本門心法給她壓制蠱毒。但功法治標不治本,想要根治還要從司權身上下手。
  
      “他的德性我清楚,不會拒絕你才對。”
  
      上官清寒了解事情始末,終于明白當日為何**于司權。
  
      “這都是情蠱的原因”
  
      云星月有些不好意思起來,畢竟司權現在的花心濫情很大程度是她造成的。中了情蠱的男子本該對自己的第一個女人唯命是從,癡情不變,但若這女子不是下蠱之人的話,又另當別論了。
  
      “解你的毒需要他怎么做?”
  
      “你同意了?”
  
      云星月大喜,她看得出來司權第一個女人是上官清寒,只要上官清寒允許,司權絕對會答應的。
  
      “我跟他的姻緣是你牽的線,就當是謝禮吧。”
  
      “清寒姐姐在上,請受星月一拜。”
  
      云星月突然下跪,差點把上官清寒嚇了一跳:你高興的有點過頭了吧?
  
      “你需要多少血?”
  
      上官清寒走到司權床邊,撩出司權手臂,之前還以為
  
      是司家血脈的功效,現在終于知道,原來是因為情蠱的原因。
  
      “血?我不需要他的血。”
  
      云星月突然不安起來,她發現上官清寒好像誤會了什么。
  
      “那你需要什么?”
  
      “需要,需要。。。”
  
      云星月吞吞吐吐地說不出口來,上官清寒果然誤會了!
  
      “直說吧,救命要緊。”
  
      “好,我說,我需要跟他圓房!”
  
      云星月鼓足了勇氣說出,說完趕緊閉上眼,好半餉沒聽到動靜,感覺身體發冷又悄悄睜眼,頓時心驚:床邊一團白氣籠罩,司權已經凝成冰雕了。
  
      “你放心,只要解了毒我就走,不會打擾你們的,而且不會改變他對你的心意,他會一直聽你話的。”
  
      云星月慌忙解釋,能跟自己心儀的男子廝守當然求之不得,不過人家有了妻室,就不是那么簡單的了。
  
      “還有其他辦法嗎?”
  
      “有,就是殺了他,我身上的蠱蟲也會自己死去。”
  
      “沒其他辦法了?”
  
      “沒有了”
  
      云星月小心翼翼地回答,對方沒她想的那么大度:真是小氣,便宜都讓你占完了,我又不爭你的位置,還不夠?
  
      “你身上的蠱毒還能壓制多久?”
  
      “不知道,隨時都可能爆發。”
  
      “解毒你就離開?”
  
      “好”
  
      云星月咬唇答道,心里委屈、失落、無助。甚至想一走了之,讓蠱毒毒死自己算了,不過至少還能圓夢一次,還有什么可求的?
  
      將自己的男人送到別的女人床上,上官清寒心中的煩躁不比云星月好,不過身為天清宗掌門人,忍耐能力豈是云星月可比的?臉上硬是沒有任何表現出來,讓人懷疑是不是會憋出內傷?
  
      “不要讓他知道,明早自己離開吧。”
  
      上官清寒說完便出了房門,這一夜,注定又是不眠之夜了。
  
      房間又只剩兩人,云星月有些后悔,又有些放松。實際上,她所改造過的血毒鯢是能讓人假死的毒物,不過,已經用不上了。
  
      很快地,春語流屋,羞月藏云!
  
      對于一個黃花大姑娘來說,這晚上絕對是云星月最難忘的一夜,還好司權昏迷不醒,不然她絕對羞死過去。不過,只是這樣,也讓她折磨不輕。
十大外围投注平台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