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的物品能升級 > 今天更新晚一點出來

今天更新晚一點出來


  “老三,我們準備出去吃夜宵,一起去?”
  正盤坐在寢室床上專注于敲擊筆記本電腦的林語被人拍了拍肩膀。
  抬起頭看了一眼,是他宿舍里的另外幾個室友,拍他肩膀的則是寢室的‘老大’許朝陽。
  當然,此老大非彼老大,他們這大學寢室就流行個論資排輩,通常一個寢室的只要不是關系太差,基本都按年齡老大老二的喊了。
  林語的寢室自然也沒能免俗,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以微弱的年齡劣勢勇奪老三的寶座,險之又險的避免了老二這個充滿歧義的稱號。
  “你們去吧,我還要畫設計圖呢。”
  林語搖了搖頭。
  “哎呀,回來再繼續也不晚啊,反正你那成績不溫不火的,也沒人催你。”
  許朝陽笑了笑,拉住林語的一只手作勢就想將他從床上拉起來。
  林語擋開他的手,笑罵一聲:“去去去,別打擾我思路,我這回憋了個大招,漲個幾千幾萬粉輕輕松松。”
  “嘿,大招?咋地,你這回是鐵了心想反超我了是吧?”
  許朝陽樂了一下,也沒再強求,只是拍了拍林語的肩膀:“行吧,不打擾你趕工,我們先走了,你看想吃什么和我說,我們回來的時候給你帶點。”
  “OK,幫我帶個雞翅帶份炒飯就行。”
  “肥宅快樂水不要?”
  “戒了,這次要花血本,節衣縮食。”
  許朝陽等幾個室友出門而去,寢室重新安靜了下來。
  “連續弄了五六個小時,眼睛都花了。”
  林語揉了揉眉心,埋頭繼續在筆記本上忙活了起來。
  他是長海職院信息系的一名普通學生,哦不,應該是學渣,專業課都經常翹的頹廢學渣。
  不過他還有另一個業余兼職,那就是B站UP主,簡單來說就是視頻作者。
  B站最開始是以二次元動漫為主的彈幕視頻網站,但經過這么多年下來也已經往多元化發展了,各種各樣的受眾都有,而且流量也不低。
  林語的專業課學得不咋樣,可在各種手工上面還有些天賦,以前在B站混久了之后也漸漸成了UP主中的一員,偶爾拍一拍手工視頻,通常就是用木板、塑料制作一些動漫里的刀劍之類的周邊。
  可惜他嘴巴皮子不夠利落,加上設備條件差,因此他的成績一直都是不溫不火的,粉絲量基本在四五千徘徊。
  反倒是寢室老大許朝陽之前被他帶入了坑,靠著能說會道的豪爽性格加上不錯的擼啊擼技術,拍的一些游戲視頻竟然都有著不錯的反饋,現在都已經小有名氣了。
  很無奈,卻也很現實。
  任何創作類的行業都不是靠資歷就能有飯吃的,考驗的完全是天賦、才華,心態,你不如別人就是不如別人。
  許朝陽倒是提過幾次幫他推廣推廣拉點人氣,不過年輕人總有點不服輸的勁頭,加上想來兩者的受眾跨度也大,因此林語一直沒能拉下臉答應。
  “今晚加緊將圖紙弄出來,我就不信火不了。”
  林語搖了搖頭,強迫自己再次集中起了精神。
  其實他是個挺得過且過的性子,蕓蕓學渣中的普通一員,本來當UP主也只是興趣使然,挺佛系的。
  可什么都怕人比人,他這回也是被許朝陽刺激到了,很賣力的研究了一番同行的視頻,憋足了力氣。
  他制作的是手工類的視頻,嘴巴不利落算不了什么致命缺點,主要還是內容,以前他制作的那些簡易刀劍還是不夠‘吸睛’、不夠‘酷炫’。
  因此在苦心研究琢磨了一段時間后,這次他痛定思痛,準備花大精力和血本做出一個足夠酷炫的東西出來。
  前幾天在網絡上翻找了很久,他終于確定了自己的目標——盾斧。
  這并不是現實里擁有的武器,而是一種出自怪物獵人游戲里的武器裝備,有著變形的能力。
  常規形態下的盾斧是一個大盾與一柄大劍,若按照正常情況下來說這兩者都是需要雙手持握了,可在游戲里的人物卻是單手持握作為劍盾兵姿態。
  同時除了拆分的劍盾形態外,兩者也能結合起來,大盾的兩側邊緣都是鋒刃,只要將大劍作為長柄嵌入大盾的中央,就能夠變形成為一個長柄巨斧。
  機械結構、金屬質感、變形等等元素對于男性而言都有著很大殺傷力,天然就是炫酷的代名詞,因此林語就將這種盾斧作為了自己的目標題材,打算制作一個等人一比一還原的視頻。
  當然,真要完全還原的話還有大盾的變形與滑動,可這需要涉及機械傳動結構和各種電子元件,這些不在他的知識范圍內,恐怕有點麻煩。
  他打算做的只是單純的嵌合變形,就連材料都沒打算用金屬的,一是金屬材質花銷大,二則是做出來也沒人能拿得起來。
  ……
  “終于搞定了。”
  又忙活了一個多小時,林語終于停了下來,伸了個懶腰,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他本身就是信息系的,大多數軟件都會有所涉獵,不會的學起來也很快,參考游戲里的模型畫一下設計圖難度并不大。
  而之后的事情也簡單,直接交給工廠代工就行了。
  以前一些普通刀劍他能手工制作,但劍盾有嵌合變形的結構,對于加工精度有一定的要求,只能讓工廠去裁切,最后自己進行組裝步驟。
  哪怕是淘寶上都有很多接這種小活的,只是精度稍微高一點的板材切割,也不需要如定制金屬零件一般去單獨開模。
  不過……在與一個敬業的客服小姐姐交流了一番過后,林語就笑不出來了。
  一千四百塊!
  僅僅只是切割板材就要一千四百塊啊!
  這都差不多是他一個多月的生活費了。
  心痛的簡直無法呼吸。
  “等我有錢了,一定要置辦一個工作間!”
  最后,林語還是強忍著肉疼下了單。
  他發誓自己從沒像此刻這般羨慕那些有車庫和各種加工設備的大佬。
十大外围投注平台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