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我擁有無數系統 > 第71章 寵女兒狂魔彭長安

第71章 寵女兒狂魔彭長安


  金牌樓外,錢眼爬起來拍著衣服上的灰塵,他腦子一片空白,回想起剛才那一瞬間的力量!他仍然心有余悸,心中大膽推斷,“這青年的修為絕不止元嬰境那么簡單!可能是出竅境大修士!”
  “喲!這不是錢家家主嘛!怎么從金牌樓里面飛出來了?”
  “錢家主好雅興!居然飛都跟咱們飛得不一樣。”
  門口路過的幾個家族的家主,他們出聲嘲諷。
  換做以往的錢眼肯定動怒的跳起來跟這兩貨比劃比劃,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身上有一股強大的靈識鎖定,若是他不識抬舉的在金牌樓外吵鬧……后果用腳指頭想也知道,那囂張的青年絕不會放過他。
  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錢眼在勢力弱他一些的兩個家主面前竟然腳底抹油,開溜了?
  “陸兄!這錢大眼跟以往不一樣啊!”
  “我也覺得不一樣!他居然不擼起袖子跟咱們吵了?”
  兩人均是一臉太陽打西邊出來的對望模樣。
  金牌樓中,彭長安出手的動作太快,快到連他們都無法察覺,甚至捕捉不到彭長安是如何出手的,至于是何法術將錢眼打出去,他們更不得而知,除非有人不怕死去詢問彭長安。
  百里鈴音見識到彭長安的力量后,她跪在彭長安面前請求道:“主人!求您救救我弟弟!他也是奴隸,只要您救他,我愿意當牛做馬來報答您。”
  彭小喵看到百里鈴音下跪,她滿通情達理的拍著胸脯向百里鈴音保證,道:“小姐姐你快起來,爸比一定會幫你的,我爸比是最厲害的,他還是皇帝。”
  “皇帝?”百里鈴音梨花帶雨的臉愣住了。
  “這青年竟然是皇帝!”有人發出驚嘆。
  “開玩笑的吧!這青年已經長得夠帥了,再是皇帝,還給不給我們活路?老天爺啊!是不是我每年的貢品不夠?為什么人比人,差距這么大?”某個公子哥捶胸仰嘆老天不公。
  “原來是皇帝,難怪舉手投足之間有一股威壓氣勢。”
  “這么年輕就登基為皇,不知道是哪國皇帝,要是能交好他,何愁不能再秦嶺城稱王稱霸?”
  老謀深算的家伙則在認真打量彭長安。
  彭長安咳嗽一聲,像是在解釋又像是在敷衍,“那個,小孩子童言無忌。”
  彭小喵好像知道她說錯話了,她便將彭長安給她的專屬公主令牌遞還給彭長安,一臉生怕彭長安生氣的說道:“爸比,小喵錯了,公主令牌還是你幫小喵收著吧。”
  “臥槽!”彭長安怎么感覺彭小喵這是在坑他?
  “還真是皇帝!機會不能錯過。”有人立馬跑到彭長安身旁的桌子坐著。
  “賈家那花花公子竟然近先樓臺了。”
  “不能服輸,結交皇帝這種丟臉的事情你們不要跟我搶。”
  俗話說得好,近先樓臺自然先得月,這些家族的家主、子弟當然想要一飛沖天了,那么擺在他們面前的就是一個絕佳的機會,搭上彭長安這條船,他們就能做海賊王!
  彭長安施法將公主令塞到百里鈴音手中,他無視周圍的蒼蠅出聲叮囑道:“既然你已經是我的奴隸了,那么以后牢記三點,第一你可以受委屈,但本公子的女兒絕不能受一點委屈,第二你可以受傷,但本公子的女兒絕不能受傷,第三你可以不開心,但絕不能讓本公子的女兒不開心。”
  百里鈴音緊握公主令,有了這塊令牌等于從卑賤的奴隸晉升成了公主的貼身侍女,這是老天爺給的機會,若是不抓住,九泉下的親人恐怕都會死不瞑目,于是她抬起頭用堅定不移的眼神回應彭長安并保證道:“鈴音一定不辱使命。”
  彭長安點頭道:“作為獎賞,你弟弟我會替你買下,望你今后好好利用自己的力量報仇,令牌不單單只是通行證,它也是一種力量。”
  在天啟王朝,見公主令猶如見彭長安,凡持有公主令者,當為公主驅使,哪怕刀山火海,也絕不能拒絕。
  國之本,乃民也!
  民之本,乃國也。
  天啟王朝出來歷練的修士全聽手持公主之人的命令,也就是說,彭長安給予了百里鈴音一種號召的力量,至于以后她是靠自己還是借助令牌的號召力報仇是個未知數,眼下大秦王朝少有天啟王朝的修士,畢竟天啟王朝剛建立沒多久,很少有人知道有這么一個王朝存在。
  百里鈴音向彭長安磕頭感謝,“多謝主人!”
  彭長安揮手示意百里鈴音退下。
  百里鈴音退到彭長安身后站著,她靜等著彭長安買下自己的弟弟。
  彭小喵像做錯事的孩子低著腦袋,她小手把玩個不停,生怕彭長安責怪她。
  彭長安怎么會責怪自己的可愛女兒呢,他伸手輕輕捏著彭小喵的臉蛋,寵溺的問道:“爸比的小可愛怎么了?不開心啊?要不要爸比摘星星給你?”
  彭小喵抬起頭,黑溜溜的大眼睛中閃爍著淚花,她抱著彭長安的脖子嚎啕大哭,道:“爸比,小喵錯了,爸比不能不要小喵啊!”
  彭長安輕輕拍著彭小喵的后背安撫道:“爸比怎么會責怪我的小寶貝呢,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就罰你以后多笑笑好了。”
  “爸比真好!”彭小喵抹去眼淚,她又開心的笑了。
  笑容天真爛漫,如同末日中的一朵希望之花。
  “女兒的笑容果然是世上最美的笑容。”彭長安的少女心再次融化。
  周圍的人看得一愣一愣的,見過寵女兒的,但沒見過像彭長安這種無腦寵溺女兒的,這貨完全就是一個寵女兒的狂魔。
  臺上主持奴隸競拍的人有些尷尬,彭長安楊言要買下所有奴隸,這就讓她很難辦了,賣還是不賣?
  這時,李老從樓上漫步而下,“閣下真是深藏不露!”
  彭長安抬頭看去,李斯的全部信息全在他腦海中。
  金牌樓的客人見李斯出面了,他們都抱著看好戲的態度靜觀其變,以彭長安的身份,金牌樓要是不給面子,估計金牌樓就不用再開下去了。
  李斯走到臺上接替女主持的工作,他揮手讓人將剩下的奴隸全部帶上來。
  “踏踏踏!”
  幾十個奴隸,有男有女,全是年輕人。
  其中便有百里鈴音的弟弟,百里復蘇。。
  百里復蘇見臺下自己的姐姐站在一個青年背后,他憤怒的眼神投向彭長安哪里,他掙扎著上前吼道:“混蛋!我不會讓你們傷害我姐的,就算是我死你們也別想!”
  李斯手輕輕一施法,無形的拳頭猛擊向百大喊大叫的里復蘇。
十大外围投注平台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