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都市無敵逆天邪少 > 第七十七章 表姐,你走什么啊

第七十七章 表姐,你走什么啊


  馮云凱雖然說是小鮮肉,但是對于他們這些大佬來說,也不過是戲子而已。
  凌飛想要玩馮云凱,對于余豐華來說到是不算什么。
  “一切都依凌少!”
  當然就算是凌飛真的要幫馮云凱,余豐華也不會有二話的。
  “凌少,我不是故意的,再給我一次機會!”馮云凱知道一定是剛才他說的話,惹凌飛不高興了,現在他已經不在乎能不能拉到余豐華的投資了,現在他只期望,余豐華不會打壓他。
  馮云凱知道自己的身份,在別人眼中或許還算是了不起的人物,甚至被很多人仰慕,但在余豐華這種級別人眼中,也不過是可有可無的人物而已。
  想要打壓他太簡單了,他得罪了凌飛不僅可能拍出的電視劇,無法正常的上映,就是自己拍戲的戲路都有可能被打斷。
  “我知道,我不該覬覦凌少的女朋友,我寧愿……”馮云凱看向了田蕊,意思很明白,就是把田蕊送給凌飛。
  此時田蕊臉上表情,滿臉媚意,不用馮云凱送,她的心早就在凌飛的身上了。
  甚至在桌下蹭著凌飛的腳,這樣的挑逗,再加上那雙嬌滴滴的雙眼,在看到凌飛目光掃過來的時候,甚至輕咬了一下唇,那蕩漾的表情,無一不是說明,田蕊想要和凌飛上床。
  “馮少,這種女人還需要你送?”凌飛接著冷哼一聲說道:“把腳拿開!”
  剛才在走廊中,田蕊就已經勾-引過他了,他礙于田蕊是陳嘉然的姐妹,他放過田蕊,結果田蕊居然找來了馮云凱,甚至介紹陳嘉然給馮云凱,現在他怎么可能會再給田蕊面子。
  田蕊刷的一下臉都紅了,這個凌飛怎么這么不解風情,就算是凌飛不接受,也不用在這么多人面前,讓她下不來臺吧,
  此時在房間中的陳嘉然,王柏峰和還跪在地上的馮云凱都有些莫名其妙。
  “剛才,你的女朋友不僅找了另一個男人,還想要勾-引我,想要和我上床……”
  “凌飛你……”
  “怎么,我說錯了嗎,你的腿還蹭著我的腿呢!”
  田蕊正想要解釋什么,卻被凌飛打斷了,在所有人都看向了她之后,田蕊不由低下了頭。
  她的確主動勾搭凌飛,但是如果她不承認的話,誰也拿她沒辦法,但是就連余豐華都如此對待凌飛了,她可不敢得罪凌飛。
  啪!
  馮云凱起身一巴掌抽在了田蕊的臉上。
  從來都是他玩女人,居然有一天被女人給完了,還以為找到了一個清純的學生妹,結果居然是一個交際花。
  田蕊捂著臉,眼淚在眼眶里打轉,哭著離開了包廂。
  “以后和這種人遠一點!”
  聽到凌飛的話,陳嘉然點了點頭。
  剛才差點就因為田蕊失去了嫁入豪門的機會。
  “凌少,我……”馮云凱也算是受害者,還以為是女朋友介紹的朋友,以為凌飛就是一個學生,哪知道就算是他仰視的余豐華都如此如同小弟一般對凌飛言聽計從。
  否則打死他都不敢對凌飛的女人動心思。
  “好了,你告訴你師父,今天發生的事情……”凌飛也不想再吃了,在說了這句話之后,轉身離開。
  在穆鳳奇知道今天發生的事情,想來穆鳳奇應該知道怎么做。
  “是,凌少慢走!”
  余豐華起身相送,儼然就像是一個小弟一般。
  聽到了凌飛的話,馮云凱直接摔倒在地,滿臉的失魂落魄,他知道自己完蛋了。
  “馮少,怎么回事啊!”王柏峰此時還有些反應不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居然得罪了這么一個人。
  “我……”馮云凱怎么說的出口,自己居然想要得到凌飛的女朋友。
  一切都怪田蕊!
  ……
  此時凌飛和陳嘉然走出了飯館,對于馮云凱還會不會要田蕊,他不在乎。
  至于馮云凱的下場,估計不會太好,雖然就是余豐華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也可以猜到大概,就足以要馮云凱失去星途了。
  在回到陳嘉然家后,凌飛拿了銀行卡之后,就離開了陳嘉然家。
  “凌飛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魏游看著下了車的凌飛,松了一口氣。
  “什么事,這么急?”凌飛還打算下午和陳嘉然好好在床上做游戲呢,就被魏游用焦急的口氣叫出來了。
  “那個,那個,借我一點錢!”
  魏游有些難為情的說道。
  “你早說嘛!”還以為什么事情呢,結果就為了一點錢。
  現在他最不缺的就是錢。
  在給魏游轉了一萬之后,問道:“你突然要錢干嘛”
  魏游無奈的說道:“這不是上次沒有弄到張愛和陳麗,我就搖了一個!”
  然后魏游又被坑了,被約到了酒吧中,然后點了不少酒水,明明不過是幾十塊的酒,最后結賬的時候,愣是到了近萬塊。
  他只有幾千塊,只能問凌飛借了。
  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問過很多人,但是這會居然一個人都不肯幫他。
  “走吧,我陪你進去!”
  既然都已經來了,凌飛也不可能再回去了,陳嘉然也已經累了一晚上了,今天讓陳嘉然休息一下好了!
  和魏游進入了酒吧。
  這個酒吧不小,有不少酒吧小妹在其中推銷著酒水。
  酒吧中,也有不少的酒托,成為了酒吧中的產業鏈中重要的一條。
  在其中一桌,一個妖艷女子坐著,此時有些等的不耐煩了。
  “你怎么才回來,我都等了……”女子在看到了魏游帶回來的人之后,話語戛然而止。
  “算了,這次不用你付錢了,我先走了!”
  女子說著,拿起包,就想要離開。
  魏游莫名其妙,滿臉詫異,剛才這個女人還非要他付錢,甚至還說如果魏游不付錢就不是男人。
  恐怕是個男人都不喜歡被人說不是男人,當下問凌飛借錢,哪知道回來之后,這女人居然不要。。
  魏游卻沒有發現是凌飛此時似笑非笑的打量著這個女人,女人這才起身。
  “表姐,你走什么啊!”
十大外围投注平台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