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一劍斬破九重天 > 一二二、萬魔山

一二二、萬魔山

一個遁光最快的,不知哪派弟子,沖到了萬魔山近前,揚手就是一道火光。
  
  萬魔山體積之龐大,這位修士比之,就如蚊蠅一般細小。這道火光落在萬魔山上,也只如燭火,隨即就被魔氣撲熄。
  
  萬魔山雖然同等陽真境的大修士,但因為本身乃是無數魔物對壘,魔念混亂,面對修士的攻擊,往往無法做出有效的反擊,全憑本能,故而王崇他們這些人,才敢過來攔阻。
  
  搶先的那名修士,豐神俊朗,一手火系法術,倒也變化多端,隨即又發出幾道火光,但卻比尹正真的法術慢了一線,被這位道極宗的弟子后發先至。
  
  尹正真出身道門正宗,法術威力,遠非那名火法散修可比,六七道法術下去,頓時把萬魔山上,籠罩的魔氣,炸出一個巨洞。
  
  萬魔山上覆蓋了濃厚的魔氣,被炸出了巨洞之后,就露出了本身來,那是無數詭異的生物,胡亂堆積一起,這些魔物又不得死,血肉互相侵蝕,有的身子長在旁的魔物肚子上,有的手腳都糾纏一起,也不知道誰和誰的,解離不開,有的更是一個身子,有七八個腦子爭搶……
  
  饒是王崇膽大,也瞧得心底發麻,也是一道大火流金飛出,斬去了一片魔氣。
  
  聞訊趕來的各派修士,連王崇在內,足有五人,王崇和尹正真聯手,其余三人卻似乎并無聯手之意,各自施展法術,拼命狂攻。
  
  萬魔山似乎也一無反應,任由這些修士攻打,魔氣轟開,又復聚攏,包括王崇在內,法術都無法傷及這頭大魔的本體。
  
  王崇正暗忖道:“應該召喚援兵,上報給鎮守使。”
  
  要知道陽真以上,已經是道魔兩家巨擘,要么就是千年散修的前輩高人,天下間正邪各派加起來也不過屈指之數。
  
  接天關也只有頭兩關,有陽真境大修坐鎮,坐鎮接天關的這二十余位陽真境,已經占了此界陽真修士的幾近一半。
  
  就連十八位鎮守使,除了頭兩關之外,也都是金丹境的宗師。
  
  遭遇這等媲美陽真境的大魔,本就該立刻撤走,讓鎮守使通髓真人張法樂來處置。
  
  只是王崇環顧左右,發現這些人都興致勃勃,賣力攻打,竟無一個退縮。
  
  他急忙取出號牌,喝道:“發現了一頭萬魔山,請鎮守使快請幾位真人來誅魔。”說完話,晃了一晃,把這道傳信發了出去。
  
  尹正真見王崇發出了傳音,也取了一塊號牌,傳了一道信息出去,他收了號牌,含笑道:“通魔冊上有記載,萬魔山魔念蕪雜,幾乎不會反擊,也不能調動龐大魔息,就算我等遭遇,只要不登山,亦無太大危險。”
  
  王崇倒也知道此節,只是他從來不信,萬魔山這種幾近陽真境的大魔,會沒有危險。
  
  只是他性子陰沉,也不會跟人辯駁這件事兒,只是微微頷首,就仍舊配合尹正真,如言諾一般,替這位道友防御,得意讓尹正真把一身法術,發揮的淋漓盡致。
  
  其余三人,應該都是被十二大派請來幫忙的外宗弟子,雖然也能借助大千幻世境,把一身法力發揮至金丹境,但三人的法術加起來,也未及得上尹正真。
  
  萬魔山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法術,仍舊巋然不動,這頭大魔實在太過龐大,王崇根本不敢想象,世上還有如此巨大的生靈。
  
  他出手了數次,就留了幾分法力,暗暗召喚,還在這一關徘徊的應橫鳥。
  
  那日被四名修士追殺,應橫鳥仗著飛遁之速,天下無雙,居然逃脫了性命。王崇想著這頭大魔妖,還有用處,就沒放它遠走。
  
  只是如今“眾目睽睽”,王崇不好使出孤鴻子的妖身,以天邪金蓮,把這頭大魔妖橫渡虛空,萬里挪移過來。只能發出一道命令,讓其自行飛過來。
  
  搶先動手的那名火法修士,忽然暴喝一聲,身外火焰噴發,私欲用一記威力奇大的法術。
  
  萬魔山本來沒有動靜,卻似乎被這名火法修士激怒,身外魔氣驟然翻滾,爆散了開來,化為一團千里魔云。
  
  饒是王崇等人急忙躲避,卻沒能躲避開去,都被魔云籠罩,那名火法修士,忽然厲聲慘呼,叫道:“我的功力,我的功力……”
  
  他的氣息驟然降低,直落到大衍境,王崇心頭微微凜然,發現除了自己之外,其余三名修士也是氣息暴衰,大千幻世境的陣法威能退去,功力都從金丹跌回了真正的境界,居然都是大衍境。
  
  無窮魔息翻滾,把那名火法修士籠罩,他雖然拼命谷催法力,仍舊連聲慘叫,不過旋踵,就被魔氣侵蝕,不但一身法力沾染了魔氣,就連身體都猶如被烈酸腐蝕,生出了腐臭之態。
  
  王崇剛想要去救人,其余兩門修士亦遭遇如此慘狀,就連尹正真都驚呼道:“季觀鷹道兄,我們快走……”
  
  誰也都知道,這會還想救人,只怕連自己都走不脫了。
  
  王崇嘆息一聲,他也不敢冒險,伸手抓住了尹正真,施展了山行海宿之術,須臾就脫離了萬魔山噴發的魔云。
  
  他此時所用的巨鯨妖身,乃是真正的金丹境,倒是不受這團魔云的影響,就算被截斷了大千幻世境的陣法加持,一樣能保持原來法力。
  
  尹正真不知道王崇的秘密,只以為這位吞海玄宗的掌教弟子,不是道法玄妙,就是有秘寶護身,所以才沒事兒。
  
  他被王崇救了出來,脫離魔云,頓時又跟大千幻世境的陣法交接,修為又恢復到了金丹境。
  
  這位道極宗弟子,遠遠望著魔云中的三位同伴,見他們早就抵御不住,被萬魔山染化,成了三頭魔物。
  
  萬魔山魔氣牽引,這三名修士緩緩飛入了萬魔山,已然成了這頭大魔身軀的一部分。
  
  就連王崇看到這一幕,都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氣,他真要跟尹正真說一聲,一同退走,忽然感應到,有一股極細微的法力波動,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施展了山行海宿的法術。
  
  他才遁開,就見尹正真的胸口,被腐蝕出了一個大洞,半個心臟還在跳動,仍有一口氣,但決然不能活了。
  
  ()
  
  
十大外围投注平台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