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重生八零之盛寵小嬌妻 > 第六百二十一章 身份可疑

第六百二十一章 身份可疑

    曹月看了眼自己班級方向,道“佳人,你先過去。我會找總教官看看。”
  
      這種事情事關別人的名譽,曹月也不能只聽自己學生說什么就是什么。
  
      許佳人點頭道,“好吧。不過,我想問問,這位張教官是真的編制人員嗎”
  
      “當然了,為什么這么問”
  
      “也沒什么,就是覺得他眼神不正,和我認識的教官不一樣。”
  
      許佳人喝了兩口水,道,“那我先回去了。”
  
      這番話讓曹月心里犯了嘀咕。
  
      她聽別的班老師說,她們班的教官是臨時空降來的,難道
  
      曹月面色凝重快步朝著辦公室方向走去。
  
      許佳人回到隊伍里,正好進行軍體拳的訓練,這個訓練項目由王東來教。
  
      張海卻依舊在旁邊,時不時就湊到許佳人的身邊,“指點。”
  
      這特別的關照,讓葛彬和林鵬更加確定了昨晚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
  
      訓練了兩個小時后,所有人原地休息。
  
      每個班都會讓學生表演節目,高一六班有女生跳了一段拉丁舞,又有男生上去跳了街舞,等兩個學生跳完,教官張海說道,“這跳舞看了,哪位同學唱首歌吧”
  
      眼神一掃,張海直接點名,“許佳人,你唱一首歌。”
  
      許佳人連猶豫都沒有,喊道,“教官,我五音不全。”
  
      “哈哈哈哈”
  
      “五音不全那正巧了,我還沒聽過五音不全的人唱歌呢”
  
      張海一聲厲呵,“許佳人,出列”
  
      原本挺開心的休息,突然變得氣氛緊張起來。
  
      張玥兒小聲說道,“要不我來吧”
  
      “沒事,看我的”
  
      許佳人拍了拍褲子站起來,道“既然張教官這么看得起我,那我一定不能掉鏈子。”
  
      緊接著,操場上就響起經典的歌劇曲目,卡門。
  
      蘇灝眼神一亮,她那清瘦的身軀竟然能發出這么渾厚的聲調
  
      隔壁班的學生也望了過來,這空曠的操場正合適表演這么有氣場的歌曲。
  
      劉菲在自己班級看著被所有人注視著的女孩子,眼神里充滿了嫉妒和恨意。
  
      當她看到蘇灝昂著頭,眼神緊緊停在許佳人站著的方向時,她更是恨的將手指掐進了自己的手心。
  
      同樣憤怒的還有張海,他是想打擊許佳人的自信心,讓她變得卑微,沒有自信,卻沒想到竟然讓她出了風頭。
  
      許佳人唱了一小段,轉頭問道,“張教官,怎么樣”
  
      “”
  
      聽著像是在詢問他的意見,可是張海在那雙靈動的眼中看到了鄙夷和譏諷。
  
      她是故意的
  
      她知道他的企圖,所以才會故意先說自己五音不全
  
      不行,他必須讓她知道,她就是個破爛玩意兒,裝什么裝
  
      “許佳人,唱的不錯,不過有幾個音節是錯的。”
  
      等許佳人坐下后,張玥兒笑著說道。
  
      許佳人睜大眼,豎起大拇指,道“可以啊,我這首歌能蒙不少人呢,就你聽出來我這是半瓶水”
  
      其實,許佳人真的就是五音不全,除了這首卡門她會,其余歌只要一唱就是跑調到親媽都不認識。
  
      這還是時煜珩給她出的主意。
  
      基本上唱了這首歌,一般人都不會再讓她唱第二首。
  
      “我小時候學了一陣子美聲不過,你這樣已經很可以了。”
  
      張玥兒越來越覺得許佳人特別有意思,問道,“你能想到用這首歌震住別人,也算是不錯了。”
  
      “這個主意不是我想的。”許佳人有些低落的說道。
  
      “嗯那是誰”
  
      “前男友。”
  
      “”
  
      張玥兒眼中掠過幾許訝異,道,“那天送你的那位是”
  
      “現男友。”許佳人想了想說道。
  
      “哇你可以”張玥兒真有點驚訝,沒想到許佳人剛上高中竟然有兩個男朋友了。
  
      “是不是覺得我有點那什么”
  
      “沒有沒有。”
  
      張玥兒立刻擺手,道,“我是有點羨慕。我還沒談過戀愛呢。我爸媽說,要等我考上大學才能談戀愛,現在不可以。你爸媽知道么”
  
      “唐玨就是我老媽撮合的。”
  
      說起這個問題,許佳人也是頗為無奈。
  
      大概是她從小和時煜珩太過親近,所以家人對男女生交往這件事接受度較高。
  
      早戀這個詞在她家就沒出現過。
  
      “你媽媽真好啊。我初中班有個女孩子早戀被她家人知道了,聽說那女孩子被家人罵的差點尋了短見呢。”
  
      張玥兒心有余悸的說道,“我從那時候開始就覺得早戀特別可怕。”
  
      “戀愛本就是美好的事情。”許佳人垂著眼,說道,“我最想要的還是認定了一個人就一生一世,可惜了。”
  
      可惜,時煜珩在中途離開了她。
  
      “可惜你的前男友對你不好嗎”張玥兒感覺到許佳人很難過,問道,“你還喜歡他嗎”
  
      許佳人搖搖頭,又點點頭,惆悵說道,“我也不知道。”
  
      “那你喜歡現在的男朋友嗎”張玥兒想到那天在學校門口英俊的男人,問道。
  
      “唐玨很帥。”
  
      “嗯,是很帥。”
  
      “唐玨很有錢。”
  
      “看出來了。”
  
      那一輛跑車就不是一般人可以買的起的。
  
      “唐玨還會做水果茶,水果醬,超級好喝。”
  
      “聽起來好浪漫”
  
      張玥兒都覺得這個叫唐玨的男人簡直完美。
  
      “那你的前男友呢”
  
      “我愛他。”
  
      “”
  
      “佳人,你”
  
      “沒事沒事,都是過去式了,人生一大苦不就是愛而不得么”
  
      許佳人擠出一抹笑容說道。
  
      張玥兒點點頭,有些同情的看著眼前的女孩子,看來愛情真的不要輕易嘗試比較好
  
      “許佳人”
  
      張海站在操場邊上突然喊了一嗓門,“你過來一下”
  
      “都準備吃飯了,他又想要干什么”張玥兒蹙眉問道。
  
      許佳人聳聳肩膀,說道,“管他要做什么呢,這里大庭廣眾的,還能吃了我我先過去看看。”
  
      “那我在這里等你,一起去食堂”
  
      “好。”
  
      許佳人擺擺手,比劃了個ok的手勢。
  
      “張教官,你找我有事”
  
      “怎么沒事我不能找你”
  
      張海看了看周圍,突然靠近一步,道,“許佳人,你少裝了,昨晚發生了什么你心里沒數”
十大外围投注平台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