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帶著黑洞去冒險 > 第379章 遇見
    “已經進入了罪惡深淵的范圍了。”
  
      利筠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又轉頭朝著自己的后方看了一下,在這個居高臨下的山體側坡之上,身后一大片連綿不絕的枯木向著后方不斷延伸,一直蔓延到了目光所至的極境。
  
      “恩?”
  
      小君動了動耳朵,然后看向山峰之上的另外一端。
  
      “你也察覺到了?”
  
      利筠看了一眼眼中閃過異色的小君,低聲開口。
  
      “沒錯,距離我們數千米的山體另外一側,突然之間就涌現了強烈且濃郁的精神力。”小君點了點頭,他弟弟卻熱在剛才的一剎那之間,明顯的感應到了距離他們上千米之遠的地方,有著一股濃烈的能量波動。
  
      而這股精神力的波動,在死寂的山體之上又顯得是那么的突兀,就如同漆黑夜空之中突然之間就升騰而起的煙花,想讓人不注意都很難。
  
      “兩種可能。”利筠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伴,然后豎起了兩根手指頭,緊接著開口說道“一種,就是剛才有一只實力強大的靈魂體被擊殺,所以才會突然之間出現大量的精神力。”
  
      “而另外一種可能,則是這個所謂的罪惡深淵之中的一處密地突然開啟,里面暗藏的機緣隨著密地的開啟而溢散出來,這樣才被我們所感應到。”小君接過了利筠的話,如是說道。
  
      “在這里猜也沒啥用,咱們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許可伏有些急不可耐的開口,隨后就打算動身前往那精神力溢散的區域。
  
      “注意隱藏自己的氣息。不論是哪一種情況,都可能有危險。”
  
      利筠提醒了一下眾人,小君等人點了點頭。
  
      確實如同利筠所說的這樣,你畢竟不清楚那邊到底發生了什么樣的事情,在這片惡鬼礦區之中,如果太過于莽撞的話,終究會將生存難度給大大的提高。
  
      如果是利筠所說的第一種情況的話,那么很有可能殺死靈魂體的就是同樣進入了惡鬼礦區之中的其他學校的學生,而那些學校的學生,根據當初在沙漠之中遇上之后的言行舉止來看,都是十人共同在一起行動的。如果真的碰上了,那么自己這五人恐怕還是有一定的危險。
  
      而如果是小君所說的后一種情況的話,那么就該更加的小心謹慎了,自古以來,機緣總是伴隨著大量的危險與死亡,一不小心,哪怕你是一名在人類世界之中被人稱贊的天才,那也終究是難逃一死而已。
  
      許可伏聽從了利筠的建議,將自己身上狂暴溢散而出的氣勢以及隱約之間霹靂作響的雷電給很好的隱藏了起來,然后由寧從心開路,小心謹慎地朝著那處溢散著濃郁精神海的地區走去。
  
      “精神力的波動越來越小了!”小君雙眼之中精光一閃,然后渾身的肌肉開始緊繃了起來,緊接著他的手套之上開始溢散出濃郁至極的黑暗元素。
  
      “不用著急。”利筠抬手拍了拍小君的肩膀。精神力的緩緩衰退,已經能夠證明這種情況正就是利筠之前所猜測的第一種原因,那就是這是一只實力不俗的惡鬼在被人,亦或者是同類擊殺以后,所溢散而出的本體精神力,如今被擊殺它的人所吸收,自然而然就會變得稀薄了起來,而且是規律性的呈現能量衰退的趨勢。
  
      一行人警惕的繞過了擋在身前的碩大古怪石頭,然后光禿禿的一片地表之上出現了熟悉的十道人影,在利筠的目光注視之中,一道熟悉的女性正被九名容貌頗顯稚嫩的學生所守護在圓圈的正中央處。
  
      “鶴清子?鶴峰大學的人!”
  
      許可伏幾乎在一瞬之間就知道了這群人的身份,沒有辦法,美麗的女人終歸是會讓人印象格外的深刻,更何況還是鶴清子這種絕美的女人呢?
  
      許可伏之前在沙漠之中,尚未進入惡鬼礦區的時候,可就是與這個鶴清子以及她的一眾護花使者們在言語之上狠狠較量了一番。
  
      “是你們!海灣大學的人,冠軍利筠也在!”
  
      山體本來就是光禿禿的,沒有什么更加多余的可以讓人躲避的地方,利筠他們如果想要看清楚這里的人,那么也就只能夠繞過面前的大石頭。
  
      也就是在許可伏話音剛剛落地的時候,一群警惕觀察著四周的鶴峰大學的學生們就同時看到了他們的身影,然后這邊的一群護花使者紛紛怒目圓視起來。
  
      “果然是人為擊殺的靈魂體溢散出來的精神力。”利筠在看到了這群熟悉的人之后,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正如同自己所預料的那般,這些鶴峰大學的學生擊殺死了這只實力不俗的鬼物之后,精神力溢散出來這才吸引到了他們。
  
      “有意思”閉目吸收二星高級鬼物的精神力的鶴清子此時已經徹底的將所有溢散而出的精神力全部吸收完畢,然后微微張開了自己那雙足以顛倒眾生的眼眸,嘴角含著笑意的默默看著利筠等人。
  
      “我沒有去找你們,你們倒是主動送上了門來。”鶴清子咯咯笑了一聲,然后坐在地上伸了一個懶腰,緊接著就站立了起來。
  
      “哎,可惜。”鶴清子打量了一下利筠,然后又在許可伏的身體之上停頓了片刻,當許可伏沖著她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以后,又默默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可惜什么。”利筠淡笑了一聲,鎮定自若的開口問道。
  
      “我自然是可惜你,身為海灣大學的新生冠軍,居然還沒把屁股下面的寶座坐熱,就要隕落在此了。”
  
      “你要殺了我?”利筠皺了皺眉,沒有想到這個漂亮的女人居然會如此的心狠手辣,自己與她可謂是無冤無仇,居然會對自己動了殺心。
  
      學校排名之爭,真的需要這樣趕盡殺絕?
  
      “你錯了,我是不會在這種地方殺掉別人的。你又沒有招惹到我。”鶴清子搖了搖頭,然后開口說道“殺你們,不需要我親自動手,事實上,這個世界之上,讓一個人,亦或者是一群人死去的方法有很多很多種,不一定要我下死手。”
  
      “只需要”鶴清子仿佛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純潔的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笑容,然后道“將你們實力盡廢,然后扔在這個地方。相信,總會有一些外星靈魂體會代替我來干掉你們的。”
  
      鶴清子身旁的那名袒胸露腹的壯漢得意一笑,然后道“只要你們隕落在這里,隕落在惡鬼礦區之中,那么海灣大學未來的數年之中,能夠與我們學校相抗衡的新生幾乎等同于0,那樣一來的話,相信育才部會重新考慮整個華南地區的頂尖學校的排名的。”
  
      “原來如此。”
  
      利筠點了點頭,然后道“雖然不知道你到底哪里來的自信,不過你既然都這樣開門見山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那么我也不會在戰斗之中有什么猶豫的地方了。生死有命,到底誰死誰活,就看各自的實力吧。”
十大外围投注平台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