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都市之至尊少帥 > 第四百五十七章 示好!

第四百五十七章 示好!


  如此年輕的武王!
  他心頭狠狠一顫,旋即狠狠搖頭,滿臉的不敢相信!
  他陳家,乃是賀天市的大家族,而且是武道世家!極具地位、權勢!
  但是,他們陳家的老爺子,也就是眼前這一位老者,也不過是一個武王罷了。
  僅僅一位武王級的強者,已經足以讓他們陳家,在整個賀天市稱霸一方!
  要是,眼前這年輕人真的是武王,那得有多恐怖?
  他連連搖頭,將腦海中那荒唐的念頭搖晃出去。
  不可能!
  這絕不可能!
  此刻陳宇心中的想法,無人得知。
  陳琳紅唇微微勾起,露出一抹笑意,還隱含輕蔑之意,“爺爺,你的意思是說,剛才那個家伙,擁有跟我媲美的實力?您不覺得很荒唐嗎?”
  她陳家,武道世家,連續三代都擁有武王強者坐鎮,在賀天市稱霸了近一百年,擁有極高的聲望。
  而她陳琳,則是繼承了陳家的武道天賦,年紀不過二十出頭,就已經是大武師七重境界!!
  在白川省北部,她可是十大武道天驕之一,而且還是其中唯一一個女子!
  現在,隨便出來一個人,都能跟她相提并論?真的可笑。
  自己這個爺爺,真是越老,腦子里想的東西,就越是亂七八糟。
  想到這,她不由嘆了一口氣!
  “不!我說的不是他可以媲美你!而是…在你之上!”
  然而,老爺子下一句話,再次讓他們齊齊咋舌,錯愕滿面。
  陳老爺子又淡漠道,“以他的實力,至少都是高階大武師,最低大武師七重,也有可能是大武師巔峰,甚至……”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有可能是武王強者!”
  語出四座驚!
  就連唐鎮,也不由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陳老爺子未免也太高看此子,這一次,怕是看走眼了。
  二十歲出頭,武王級別。
  這種天驕,放眼整個華夏,也找不出多少個。
  哪一個放出去,都是名聲響當當的人物,哪會如此普通?
  “老爺,大概是您多慮了。”唐鎮淡淡道,“剛才那小子的氣息,很普通,并沒有那種屬于武王強者的壓迫。”
  殊不知。
  那是蕭云已經到了返璞歸真的境界,氣息內斂,豈能讓他們感受出來?
  “唉——”陳老爺子看到他們不相信自己所說,嘆了一口氣后,也不再多說,只是叮囑道,“記住,再次遇到這位先生,不要得罪,態度放恭敬一點。”
  他活了那么多歲數,更厲害的武王強者他也接觸過,所以他更是懷有一顆敬畏之心,不敢妄自尊大。
  若是剛才那青年真有他猜測的實力,他背后的勢力,又得有多么恐怖!
  要知道,一般的勢力,可培養不出這么強大的天才。
  就如江湖之中的一流勢力、二流勢力,想要滅他區區一個陳家,也不過是輕而易舉、彈指之間!!
  很快,之前那個服務員又回來了,還帶著一個西裝中年,衣裝得體,談吐不凡,頗有氣度。
  “呃……!?”看到蕭云人已經不在,那女服務員有些蒙圈,“剛才那個鬧事的人呢?去哪了?”
  “那位先生,已經入房休息了。”陳老爺子開口道,“先前,不過是一場鬧劇,倒是讓大家見笑了。”
  見他這么一說,那經理跟服務員,也不好多說什么。
  “老先生,我們如今酒店里面,就只剩三間上等總統套房了。”那經理恭敬道,“您看……”
  “這可怎辦?”陳宇有點急了。
  “還能怎辦,今晚,你住車上。”陳老爺子冷哼一聲。
  陳宇:“……”
  他欲哭無淚啊!
  看來,也唯有等其他房間騰出來了。
  “宇少爺,我給你接一下手臂,有些痛,請忍耐一下。”
  唐鎮上前道,可他剛碰上陳宇的肩膀,內勁剛剛滲透進去,頓時大吃一驚,神色震撼不已。
  他發現,陳宇的手臂,是以純內勁震斷而導致脫臼的,而并非是以內勁加持、外力施壓而造成的!!
  而想要做到這一步,內勁得要多渾厚才行?就算是他,大武師巔峰的強者,想要做到這一步,也很有難度!
  唐鎮內心咯噔一聲,莫非,陳老爺子的猜測,是真的?
  “我想請問一下,剛才那位先生,他訂的是哪一號房間?”陳老爺子和顏悅色,笑著問道。
  那服務員看了一眼屏幕,道,“六號上等總統套房。”
  “行,給六號總統套房,加一套最高等的服務,所有的賬,都記在我的名下。”
  “嘶——”此話一出,那經理跟幾位前臺,臉上都震驚了一下。
  剛才那個家伙,可是當場打了這位老者的孫子啊!
  可是現在,這位老者還要給他加一套最高檔服務?
  這……不可思議!
  “這個…老先生,您確定,要刷您的卡!?”經理不確定地開口問道。
  “陳琳,刷卡。”陳老淡淡道。
  眾人:“……”
  陳宇快要炸了!
  這他媽,什么區別對待!
  簡直…過分啊!
  ——
  蕭云進入套房之中,先是舒舒服服地洗了一個澡,開始躺床上閉目養神,這些天來沒有好好休息,他也有些疲倦。
  不過,很快,門外就響起了一陣敲門聲,蕭云打開們之后,卻發現一大群侍者,推著精致的餐車之類,走了進來。
  這讓他眉頭微微一皺,因為他察覺到,里面有一些東西,并不是他點的,之前他的清單里面,并沒有那么豪華。
  想到這里,他眉頭一皺,面容微沉,冷聲問道,“這些東西,是誰給我送的?”
  “這……”諸人猶豫,“我們不知道。”
  蕭云臉色微寒,冷然道,“東西全部推出去,另外,叫你們經理立刻過來,我給他三十秒。”
  見到蕭云真正動怒,他們都有點懼怕,能住得起這高等總統套房的,豈會是尋常人物,他的怒火,這些普通的服務員又怎么承受得起。
  “我們這就去跟經理說。”
  一群人匆匆離去。
  很快,那經理從大堂走來,神色帶著一絲慌亂。
  他剛想走進大門,剛一轉角,便已經看到一個少年倚靠門邊,雙指夾煙,嘴里吐出一道煙圈,將他部分面容籠罩,煙火燃燒,煙灰落地。
  一道眼神投來。
  莫名的,那經理的心頭揪了一下,仿佛有一塊巨石,壓在胸口處一般,壓得他難以喘氣。
  這就是氣勢!
  “未經我同意,誰讓你做這一切了?”蕭云冷漠開口道。
  “這……”經理臉上冷汗狂冒,他大概知道蕭云說的是什么事情了,“那頂尖的套餐,乃是那位老先生贈送與您的,我們酒店,也不過是聽命而為罷了,公子息怒。”
  一聽這話,蕭云劍眉再次擰起,這家伙口中的老先生,莫非就是之前那個老頭?
  為了給他致歉,也不用這樣子吧,實在是…煩人!
  他根本懶得把之前那件小事,放在心上,跟這種人一般計較,簡直是自討沒趣,他才不會如此無聊。
  于此同時,寂靜的走廊之上,突然響起一陣腳步聲。
  抬眼望去,卻正是陳老、陳琳以及唐鎮往這邊走來。
  “小友。”陳老的態度非常恭敬,“之前想給小友賠禮道歉,沒想到反倒唐突了小友,實在是抱歉。”
  “不需要!”。
  蕭云語氣冰冷。
  “今天發生的事情,根本不值得被我放入眼中,不要再來打擾我,否則,你們一定會后悔的!”
十大外围投注平台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