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歌武新紀元 > 1219唱過就跑

  “這樣,咱們還按先前的套路來,我來施展吟唱、德拉和鐵面沖過去釋放禁咒,金角和銀角負責勘查撤退路線,進行完攻擊之后,咱們立刻就走,能不能救下卡斯特洛斯城,那就只能看創世神的意思了。”情況緊急,也沒時間多想,白贏就選擇了相對保守的計劃。
  “嗚嗚嗚”迅速低吼幾聲后,兩頭銀比蒙就飛快的離開了,原地就只剩下了白贏和德拉他們三個,繼續死盯著敵人密密麻麻的部隊方陣。
  “陛下,那我們就開始了。”
  “嗯,多加小心!”
  等德拉和帝依老頭也飛起來,預示出擊一事已經不可逆轉時,白贏也就開始了,將靈魂戰鐮往敵方攻擊最猛烈的城門口一指,放聲高歌起來:“啊哦,啊哦誒,啊嘶嘚啊嘶嘚,啊嘶嘚咯嘚咯嘚,啊嘶嘚啊嘶嘚咯吺,啊哦,啊哦誒,啊嘶嘚啊嘶嘚……”
  任何時候唱這首《忐忑》,聽上去都是那么給力,白贏這邊歌聲一起,在身后等著他的真皮沙發就迅速往后躲出去一大截,兩個腦袋、四只眼睛都露出了厭惡的神情。
  短暫的30秒之后,一路瞬移到深淵魔族大軍附近,負責警戒的魔眼和烈火精靈就急吼吼的迎了上來,但這些小東西是不可能擋住德拉他們倆的,于是又過去三秒,“黑雪嵐”與“兇饑餓球地獄”就一齊落到了深淵魔族的方陣頭上。
  這下子薇薇安大領主可是虧大了,她留下看守大軍的兩個附庸領主剛趕到德拉他們眼前,地面上已經有十萬深淵魔族士兵化成了肉醬、消失的干干凈凈,肩并肩聚攏在一起的他們,真心是氣的全身發抖,瞬間承受的損失簡直慘重的令人咋舌。
  緊接著,當憤怒的附庸領主追在德拉他們的身后,一路風馳電掣的往白贏這邊趕,連薇薇安大領主都是臉色一變,一路瞬移著朝德拉和帝依老頭撲來時,天空中的吟唱魔法陣總算成型了,那些正在瘋狂攻城的深淵魔族士兵,他們可就進入了不受控制的混亂狀態。
  在城門戰場的一角,一名把守城墻垛口的重步兵,他剛挨了惡魔之子一腳,狼狽的仰頭摔倒,五臟六腑都一陣翻涌時,攀上城頭的惡魔之子已經狠狠的踩住了他的胸口,又是一拳直奔重步兵的面甲砸下來。
  就憑這一拳的力量,重步兵肯定逃不掉腦漿迸裂的下場,可誰知就在重步兵已經認命,干脆就放棄撲騰反抗時,惡魔之子的拳頭卻忽然停了下來,然后更是把腳從重步兵胸前挪開,站在那傻呵呵的手舞足蹈起來。
  撿回一條小命的重步兵,愣愣的看著惡魔之子跳了2-3秒,這才猛地怪叫一聲,鼓起勇氣玩命的推了惡魔之子一把,將他從城墻垛口處又給推了下去,落到城下摔到了深淵魔族士兵的尸堆當中。
  以此為契機,聯軍士兵在各級軍官、將領的率領下展開了反擊,幾個呼吸間就干掉了大批不能反抗的敵人,不但殺光了攀上城頭的敵人,甚至還在城下用各種遠程武器清理出了一大片緩沖空地。
  從天空中發覺這一點,薇薇安大領主只好瞬間止步,然后就扭頭朝白贏吟唱形成的魔法陣沖去,追殺德拉他們雖說重要,但普通深淵魔族士兵對大領主而言一樣很重要,放任不管的話,萬一三族聯軍順勢反擊,那此刻身在戰場的200多萬魔兵可就危險了。
  下一秒,當別無選擇的薇薇安大領主她移動到吟唱魔法陣旁邊,激發出體內的火焰去野蠻的撞擊時,吟唱魔法陣竟然把她那巨大的、通體由巖石構成的身軀給反彈了回來,真心是叫薇薇安大吃一驚。
  沒時間多想,倔脾氣也被挑起來的薇薇安她再次催動深淵火種,順著巖石縫隙往外噴射一縷縷的火苗后,聲勢更為驚人的又撞了上去,這回終于把吟唱魔法陣撞出了幾道裂痕,從而減弱了地面上深淵魔族士兵的混亂程度。
  邪神士兵、烈火精靈和不死大惡魔,他們這些高階深淵魔族死命一掙,往往就可以破壞自己身上的混亂光環,但是好像尖角惡魔、三頭獵犬和惡魔之子可就無能為力了……
  另一邊,當白贏他看到,德拉和帝依老頭已經瞬移了回來,并且身后只有兩個深淵魔族的神級強者追趕時,靈機一動的做了一個大膽決定;反正混亂光環也快被敵人給破壞掉了,那他莫不如再弄一個新的。
  說干就干!白贏他爭分奪秒的又來了一曲《你打不過我吧》,巧妙運用嘲諷光環,將深淵魔族的上百萬大軍都往自己這邊吸引過來,結果這回的效果好到爆棚,一次性就徹底破壞了薇薇安大領主的進攻計劃。
  好不容易破壞了混亂光環,但又冒出來一個新的嘲諷光環,白費一番力氣的薇薇安真的發飆了,她干脆就不管陣型破碎的麾下大軍了,悶頭就往白贏、德拉他們所在的位置生撲,只可惜當她趕到白贏曾經躲藏的小樹林時,白贏早就騎熊跑沒影了。
  當然了,死咬住德拉和帝依老頭的那兩個附庸領主,他們還在不停的給薇薇安大領主傳遞信息,于是薇薇安她就依照信息繼續往前追,但是在5分鐘之后,她剛追到一座小山附近,立刻就看到了灰頭土臉的部下。
  “人那?”憤怒的薇薇安大領主一開口,聲浪就震得周圍草木都為止顫抖起來。
  “大領主,他們、他們逃進地下洞穴了。”一個附庸領主壯著膽子回答,臉頰、脖子上的冷汗是不停的冒,在極度的恐懼和壓力之下,都產生了匪夷所思的生理反應。
  “那你們為什么不追下去?”
  “風騷歌圣的手下轟塌了洞穴,我們也險些被埋在下面。”
  “廢物!”
  “……”
  “全都是該死的廢物!碰、轟、啪啦啦……”氣惱的薇薇安一拳就轟到了地面上,以毫厘之差擦過了那個答話附庸領主身邊,嚇得手下連魂都沒了,真的很害怕大領主將怒火發泄到他們的身上。
十大外围投注平台app